当前位置: 首页 > 浙江文化艺术 > 浙江舞蹈 > 
浙江舞蹈源远流长。1973年考古学家在浙江余姚河姆渡发掘有一百三十九支骨哨,其中有一支长十厘米,横开六个音孔。还有一个吹孔的陶埙。在这里骨唢、陶埙已不仅仅作为劳动或狩猎的信号,由于产生了简单的音调因而已成为原始乐舞中草创的吹奏乐器了。从乐舞同源说推测,距今七千年河姆渡文化遗存之多孔骨哨与吹孔陶埙应是古越这块文化沃土上乐舞文化的最早实证。而乞今为止,关于古越舞蹈较为形象的,最早的文字记载当数"祭防风氏舞"了。
  在先秦诸多文献史料中,记载防风的事迹在《国语·鲁语下》间有见,书中借仲尼之口:"吴子使来好聘,且问之仲尼曰……'敢问骨何为大?'仲尼曰:'丘闻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以,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戳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防风何守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分哉咭玻�'"三国时,吴国韦昭给《国语》作注有:"封,封山;?罚�?飞健=裨谖饪び腊蚕匾病�"永安县,西晋太康元年改为武康县,今属浙江德清县。南朝梁·任?P以掇拾古代笔记、小说而成的《述异记》卷上则曰:"昔禹会?T山,执玉帛者万国。防风氏后至,禹诛之,其长三丈,其骨头专车。今南中有姓防风氏,即其后也,皆长大。越俗,祭防风神,奏防风古乐,截竹长三尺,吹之如嗥,三人披发而舞。
  任?P所述之情景结合其它文献分析,至少可以说明此舞历史悠远,并在南朝越地已相沿成俗了。从中也透示了舞蹈的大概人文内涵与风格形式:在越地,那些身体较为魁梧高大的防风氏族群的后裔,于祭奠防风王的传统习俗中,截取了约三尺左右竹制而成的乐器,吹奏起流传许多年代的音调,那如狼在嗥的声音悲凉而又险森,有三个人披着头发跳起了舞蹈,忧怨中透出狂野,粗犷间包蕴着古仆。
  作为奴隶制政治和经济的反映,而不可避免地与祭祀祖先、神灵、英雄崇拜相结合的乐舞在浙江其它地方亦有迹可辨,如金华市磐安县深泽乡金沟遗址出土的商周乐器青铜铙,为祭祀所用,也为激励土气宴享功臣时的打击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