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月刊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金兴盛
副 主 任 刁玉泉
委  员 钮 俊 赵惠峰
     张纯芳 徐之澜
     宋 捷 金琴龙
     钟世杰 陆深海
     应 雄 吕振兴
     周一红
主  编 徐继宏
责任编辑 骆 蔓
     杜俏俏
美术编辑 曹 敏
出  版 《浙江文化月刊》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曙光路53号
     浙江省文化厅2305 2312室
准 印 证 浙内准字第0023号
电  话 (0571)85215833
         85215855
传  真 (0571)85215833
邮  编 310010
电子信箱 zjwhyk@163.com
印  刷 杭州富春电子印务有限公司

浙江文化月刊      

喜迎红嫣出墙来

  作者: 周大风   2004-06-30 10:31:09

    最近,特别高兴,心情特别舒畅。为什么?多少年来,在漫天盖地滚滚而来的层次极低的音乐(甚至是媚俗的、庸俗不堪的音乐),不断地打着“娱乐”、“消闲”的旗号,正在潜移默化腐蚀人民心灵的时候。突然“几支红嫣出墙来”了。它给社会上的文化氛围增添了新的生气。它是纯净的艺术、高尚的艺术、正派的艺术。且多在注意到正派艺术的“通俗化”及“民族性”,因为在今日我国,尚处于“雪里送炭” 阶段,距离“锦上添花” 似乎还远,否则曲高和寡,反而会少人问津。 
    最近一个多月里,杭州知音国乐馆主办的“走进音乐殿堂,百场系列经典音乐会” 已举办了十余场; 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主办的“百场系列经典音乐会” 也已举办了好几场;宁波市音乐厅主办的“百场普及高雅艺术音乐会” 已举办了几十场。并且,每场形式不同,表演者不同。 从形式上说,就有钢琴、提琴、各种木管乐器独奏及重奏的;另有二胡、琵琶、竹笛、筝、柳琴等独奏及重奏合奏的; 还有男声、女声、重唱、合唱、童声合唱等演唱;更有综合性的。 至于曲目,绝大多数是古今中外的传世名作,或是近几十年来的久经考验的创作名曲,且还以短小精悍的为主。 这些音乐会绝大部分多是免费的公益性演出,只出售少量门票。 至于听众呢,每场音乐会基本上达到场场客满,说明此类高洁艺术,正满足了“知音”者的欣赏欲,也吸引着不少爱好音乐的听众,以及对于高洁音乐尚处于陌生的人前来问津。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好苗头, 
    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这几个“百场”二字后面,需要多少人洒出多少汗水 ,因每场不同性质不同风格的演出,是需要经过主办者向热心人处募集资助、组织演艺人员、安排交通工具、印制节目单及宣传品后,才能促使音乐会顺训举办。每台节目,又需要有艺术指导者、演奏员、演唱者等,经过多少次日以继夜,反复排练后才能与听众见面。因为“台上一分钟,台下几年功”,演奏演唱者曾经过多多少少的日日夜夜的勤学苦练,才能在广大听众面前献艺。过程是相当复杂,即需要投入多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时间,才能达到公演,不由得使人涌起要向发起及组织“百场” 的同志们及艺术家们表示万分钦佩。 
除上述三个“百场”之外,其他,如浙江音乐厅举办了“祝杭红柳琴、阮、筝独奏音乐会”;骆蔚及赵隹彦“琵琶独奏音乐会” 等等;省关工委艺术家委员会,也组织十几个专家小组,分别到北仑、余姚、宁波、临平、泰顺等地,巡回举办“中外名曲音乐会” ;“丝竹音乐会”(包含古代丝竹、江南丝竹、广东丝竹、现代丝竹),特别在泰顺,还去偏僻的六个山区乡镇顺回演出,每到一地还与讲座、辅导、座谈相结合;全省许多院、校,也分别在校内外剧场举办音乐会(如杭州大关小学,五十年来一向以民乐誉称社会,上月,成立了历届校友几十人组成的 “校友民乐队”,在社会上举办首次演出“校友音乐会”;如浙江教肓学院举办了“徐琼独唱音乐会” “戴慧芳唱奏舞综合音乐会”;如知音国乐馆培训中心巳在社会上公演了多场“师生音乐会”……),浙江省教育厅艺术委员会,上月还举办了为期四整天的大学生艺术比赛(实际上是八场音乐会)……笔者足迹不广,信息有限,只凭最近一个月左右亲自见到的举些例子,挂一漏万,估计全省范围内竞不知尚有多少类似的正派音乐活动正在蓬勃地开展。
    从来没有过的繁花如锦的局面,今日却出现了。这对人民的艺术情趣的导向更纯净、更高洁境地,将会带来不可估量的精神效益,我们总不能永远地让层次极低或媚俗艺术泛滥下去吧。这将会给国家精神文明建设,带来多么有益的因素。 
    更高兴的是,每场音乐会中,都出现了几位新秀,说明高洁艺术后继有人了,也说明了近年来社会上热心人办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青少年音乐培训班及幼儿音乐班,他们的工作已初见成效,培育出不少音乐人才或音乐爱好者。更说明了有胆识的企业家们热心资助高洁艺术的可敬行为,初步有了社会效益和得到初步的精神上回报(还包括各级各类学校中重视艺术活动)。 
    如在吴轶钢琴独奏音乐会上,既听到了这位24岁新秀的出色演奏外,还听到了她教习的几位琴童的“崭露头角” 之声 (内中有一位5岁的孩子演奏了贝多芬的名曲小品,博得听众赞场);如祝杭红独奏音乐会,了解到她是从大关小学民乐队初培育后,经过浙江艺校、再进入上海音乐院深造,这说明“从幼抓起” 的重要性。另外,将门出将才、虎门出虎子,家庭艺术环境的影晌也很重要,如祝杭红的父亲程荣炳是大关小学已教了50年的民乐多面手,骆蔚的父亲骆介礼是浙江艺术职业学院从事琵琶教学几十年的专家。本文只不过举一二例而已。
艺术要讲究个性特色及创新的,缺少它就会陷入共性化一般化的泥淖,千人惯听,万人常见,何奇之有。如陈健21弦筝独奏音乐会,除几支传统筝曲外,还演奏了广东筝、客家筝、潮州筝、山东筝、陕西筝、浙江筝、山东筝、河南筝等不同风味的筝曲,首首个性毕露;另如上月底,省大学生艺术比赛中,听到了有快速连续半音进行的21弦筝曲及笛曲,为增加表现力,初步打破了筝及笛不能转更多调的框框,同时也为进入“多音阶转换及对比” 新的演奏技法,创造了条件,这是几百年来民乐界寤寐以求的,今日,已初露端倪,可能还是今后普及能转12个调笛、筝的滥觞。 
    多么高兴,多么雀跃,因感而发,为浙江音乐界新出现的新事新人而加额。 
(作者现任 浙江省关工委艺术家委员会主任、浙江省教育厅艺术委员会顾问)